▲设为首页  ▲收藏本站   
   
网站首页 律所介绍 律所风采 律所动态 维权服务 服务范围 律师随笔 联系我们 招聘启示 律师介绍 法律法规 成功案例
业务范围  
 咨询:1532952906  咨询:1445914360
 咨询:913971564  咨询:12713964
最新推荐  
杨晓芳 专职律师
张玉斌 专职律师
孔令霞 专职律师
杨楚庸 专职律师
阿米那.木天力甫
何嘉伦 专职律师
李伟 专职律师
许栋梁 专职律师
毛文杰 合伙律师
张黎婷 专职律师
律师随笔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-> 律师随笔  
 
那一片白色的苍茫——姚武律师
2012-02-21 19:25:54 】 浏览:1844

 

 

 

    冬日的博斯腾湖,在洗净铅华后,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片白色的苍茫。冰雪覆盖后的博斯腾湖一望无垠,正如古人敕勒川中形容的那样: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清冽的天空辉映着苍茫的湖面,萧杀而寂寞,仿佛远古的冰河纪时代。然而现在毕竟是高度文明的时代,久居城市的人们呼朋唤友,欣喜的来到这个纯洁的世界,用热情将冬季的博斯腾湖彻底点燃。春季期间,我们几家人也来到了博斯腾湖畔的白鹭洲滑雪场,与冰雪进行了亲密接触。滑雪场依据沙丘顺势而建,用输送带将人们传送到山顶,然后开始滑雪或者乘坐雪橇。尖叫声、欢笑声不绝于耳,我经过数次的跌倒终于明白自己岁数大了,冰上运动不可能是我的强项了,感叹之余也只有重在参与了。看着儿子很快掌握了滑雪的基本动作,心想这个世界终将由我们这一代人交给他们,冰雪的世界在孩子们心中应该和童话世界差不多吧,他们才是冰雪世界的主人或者小精灵。

    大人总有大人的去处,大人也该有大人的情趣。次日,我们再次自驾车辆开始了疯狂而刺激的冬日探险之旅。我们寻求的是一种原始的生活状态,想将文明时代的烙印抛开。在当地朋友的引见下,我们见到了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博斯腾湖土著居民----二虎子。黑红的面堂、隆起的颧骨,健硕的身材以及厚重的大衣和毡靴与这个环境绝对协调,经过二虎子的指引,我们两辆车以接近100迈的速度在湖面上驰骋,卷起的雪雾将后视窗彻底遮盖,不用担心车辆会抛锚,坚硬的冰面上没有任何障碍物。车辆到达目的地后,一辆马拉帐篷已经静静候在了冰面上,当我们下车后,一条猎豹般的猎犬突然蹿了出来,我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猎犬,头部尖而长,四肢修长健硕,尾巴似一根长鞭打在人身上生痛,身形极其柔软,奔跑起来后四肢可以收缩到一起,背部隆起像一张弓,二虎子介绍说猎犬叫黑疤,属于格力猎犬,从河北引进,专门用于狩猎。黑疤一刻也不停,欢快的在人群中奔跑跳跃,间或去撕扯马的颈部,马儿不知所措,只好用前蹄去踩踏黑疤。

    二虎子和他的蒙古族朋友赶着马拉帐篷,引导我们来到远离人迹的湖面上,开始下寨扎营。这时候天色渐黑,我们开始体验爱斯基摩人的生活,我们用冰镐在湖面上凿了一个洞,这就是我们的水源。而后在帐篷里架起了火炉,彤红的炉火很快温暖了整个帐篷,依照二虎子的安排,我们首先炖了一壶香喷喷的奶茶,大家每人喝了几杯用于驱寒,之后用大锅开始清炖羊肉。终于,天色彻底暗了下来,万籁俱寂,天上一弯弦月触手可摘,二虎子和蒙古朋友借来我们的酒开始祭湖,二人将烈酒撒向湖面,然后一人喝了一口酒,跪在冰面上做了一个简单仪式。马三匹、犬二只,二虎子和蒙古朋友头戴疝气大灯,开始了狩猎,他们和我朋友各骑一匹马消失在了干枯的芦苇丛中。而我们围在火炉旁,被远远的撂在了冰面上。

    许久,他们回来了,无功而返,这次轮到我了,我将朋友换下,骑上那批憨实的坐骑与二虎子他们继续狩猎。所谓狩猎就是猎捕野兔子,一种生活在芦苇丛或灌木丛中的草兔。当疝气大灯照到野兔子时,野兔子会顺着灯光一直跑。这时候黑疤会快速出击,在追上的那一刹那,野兔子会突然掉头,这时候黑疤由于惯性会跑到野兔子的前面,顺势将前进的路封堵,而后面那只叫壮壮的猎犬从后夹击,一口就将野兔子的一只腿叼住,整个狩猎结束。我们三人离开营地开始了艰难的狩猎,明晃晃的两只灯柱在草丛中搜索着,两条猎犬悄无声息,不时出没在马的周围。由于夏季灌溉的需要,湖岸上到处沟壑纵横,可怜我那批老实的马磕磕绊绊,小心翼翼选择着路面,在上一个大渠时竟然两次从斜坡上滑了下来,我只好牵着它爬上了渠埂。在过一个小渠沟时,它前蹄踏进了涵洞,直接侧倒了,我也被掀了下来,狩猎的艰辛可想而知。雪地里到处是兔子的脚印,但是兔子却不现身,我们越走越远,突然蒙古朋友吆喝了一身,三匹马兴奋的奔跑起来,两条猎犬像黑色的闪电蹿了出去,然而刚发现的野兔子由于离得较远跑向马路对面不见了踪迹。两个多小时,我们依然一无所获,我的围巾已结满了冰碴,三匹马身上白花花一片,鼻子上挂了一条冰柱。我们再次无功而返,二虎子将两条猎犬送回住处,我不得不再次对猎犬表达一下赞赏之意,当马蹄声激起看家护院的狗狂吠的时候,黑疤和壮壮却悄无声息,向鬼魅一样跟随着他的主人,它们明白自己的使命是狩猎,不是看家护院。据二虎子讲,他曾经跑死过三条猎犬,当猎物出现的时候,猎犬会像服了兴奋剂一样快速出击,直到跑死也不会停止追击。在二虎子住处,黑疤开始舔弄自己脚趾,几个小时的奔跑,灌木扎坏了它的脚趾,很快两条猎狗开始了休息,依然是无声无息。

    当我们快回到营地时候,两个孩子出来迎接我们,我把他们抱上我骑的那匹马,向着微弱的灯光走去,那里有热腾腾的手抓肉,那里有满帐篷的温暖和记忆,帐篷外是一片白色的苍茫……

 

 站在滑雪场的坡顶,想象着自己将乘坐轮胎式雪橇呼啸而下,是不是有些紧张?

 雪地里的两峰骆驼打扮得可爱极了,毛茸茸的,很像毛绒玩具。

 摔倒是必须的,所不同的看谁摔倒的姿势帅。

 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湖面上疾骋,没有边际,只有激情。

 冬日湖边的落日,亘古而沧桑。

 黑疤与我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 你能想象出等会会从冰窟窿里冒出湖水么?

 生火造饭,冬日野营就此开始。

 远处的灌木丛就是我们狩猎的场所。

 冬日湖面上的生命之泉,可惜两个孩子脚踏了进去,很长一段时间,帐篷里飘散着烤袜子的芬香。

 一片苍茫中,两辆车显得如此渺小。

 还是舍不得两条猎犬,给他们最后来一张。

 
】【打印繁体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深秋的胡杨——姚武律师

 
版权所有:新疆梨城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:0996-2010735 传真:0996-2010721
地址:库尔勒市萨依巴格路金色时代广场三楼 邮箱:xjlcss@qq.com
新ICP备12000032号